《我的前半生》贺涵送什么顶级贵酒给老卓?
2017年07月24日

本文由微信公号“饮家Drinkers”(ID:Thedrinkers)授权转载。
黄山,资深美酒记者和专栏作家,酒痴,每去一个地方都先参观当地酒厂、酒吧、酒零售店。运营公众号“饮家Drinkers”(ID:Thedrinkers),普及美酒知识,发掘有趣有味的好酒。

《我的前半生》里,老谭,哦不,贺涵,有一次去自己常光顾的日本料理店,送给老板老卓一瓶威士忌,还说:这可是我最能拿出手的,最好的酒了。

眼尖的你一定马上就看出来了,这是业已停产的余市20年单一麦芽威士忌!

日本威士忌只有短短百年历史,却已经后来居上,和老师苏格兰威士忌平起平坐了。这其中,余市威士忌有着莫大的贡献。

余市的创始人竹鹤政孝,是日本远赴苏格兰学习威士忌酿造的第一人,他回国之后,与三得利集团的创始人鸟井信治郎一起搭建了日本的第一所威士忌蒸馏厂——山崎。因此,这两人并称日本威士忌之父。

后来两人因理念不合而分道扬镳,竹鹤在北海道开设了余市蒸馏所,一路艰苦经营,后来慢慢又在仙台建立了宫城峡蒸馏所。

余市第一次惊动了西方的威士忌世界是在2008年。也就是贺涵拿来送礼的那款“余市20年”,在《威士忌杂志》举办的“世界威士忌大赏”(即WWA)中获得了当年的“世界最佳单一麦芽威士忌大奖”,引起震动;同集团出品的“竹鹤21年”更连续三年赢得“世界最佳调和麦芽威士忌大奖”。——在竹鹤政孝逝世多年以后,日本威士忌终于赢得和苏格兰威士忌平起平坐的地位。

当然,现在看来,WWA大奖其实一直都向苏格兰以外的威士忌生产者倾斜,在其成立10年以来有一半的年份都把“世界最佳单一麦芽威士忌大奖”颁给了日本、澳大利亚、台湾这些地方的酒厂。只不过在10年前,不起眼的日本威士忌能压倒苏格兰老大哥拿到头奖,还是非常惊艳。

随后日本威士忌就慢慢开始进入“量价齐升”的牛市。直到2015年,余市和宫城峡库存告急,于是母公司朝日集团宣布这两家厂的所有年份产品全部停产,改推出无年份产品。在宣布停产的前夕,余市20年在中国的首家大概也就2000元,而现在已经水涨船高,跨过6000元大关了。

贺涵拿出这样一瓶绝版产品送给日本料理店的老板,也真是有诚意至极了。

当然,这样做也不是毫无来由的。

相关文章